第20期的社大書法課開學了,少了管錢高手的韻華和認真的秀梅,賈爸去義大利也還沒回來.

冷清一點點.

不過有四位新同學,三位女性,一位帥哥,但其中有三位說是來試聽看看.

可能是因有新同學的關係,起先大家還客氣小聲談話,一會兒來的老同學多了,大家快二個月未見面,話匣子一開,教室霎時成了菜市場了.

本學期邱老師將教寫難度極高的米芾的蜀素帖,褚遂良的雁塔聖教序及吳昌碩臨周人的石鼓文.

三種字體都頗具有挑戰性,用筆方式與前時學的完全不同,心裡有一些些擔心呢!

不過自己夏天經歷過了膝蓋筋拉傷,因禍得福學會放鬆和放空,所以這期要改變學習心態,以玩遊戲來寫字,不要太勉強自己.

李義章師兄今天帶了一大落作業來給老師批改,真是驚人!

對開長幅一張36字寫顏楷,一天他寫七到八張;一本顏帖,一個暑假,寫了五回!

在下連筆都沒拿過,真是汗顏!

不過不要太羨慕義章師兄,他老人家臨老不服老,又是寫字又是騎單車,晚上又貪看電視,一天竟只睡四、五小時,昨天在家無預警昏倒.幸好家人送醫,只是太過於疲累,睡眠不足!

邱老師今天教寫蘇軾的定風波,看老師泰然自若,洋洋灑灑的行草比前學期更是賞心悅目.

其實老師比任何學生還用功,筆從未停歇過.

DSC03742.JPG DSC03746.JPG

 

定風波 蘇軾
莫聽穿林打葉聲,何妨吟嘯且徐行。
竹杖芒鞋輕勝馬,誰怕?一簑湮雨任平生。
料峭春風吹酒醒,微冷,山頭斜照卻相迎。
回首向來蕭瑟處,歸去,也無風雨也無晴。

語譯:

不要管那穿過濃密樹林敲打樹葉的雨聲,何不一面唱歌,一面慢慢的散步呢!
一根竹杖、一雙草鞋,比騎著馬而還要輕快。大雨又有什麼好怕的?穿起了簑衣,在湮雨茫茫裡,照樣可以像平常一樣的來去自如。
寒冷的春風吹醒了我的酒意,有些微的寒意。這時遠方山頭上的落日已代替了煙雨,出來迎接我了。
回想過去那又是風、又是雨的地方;現在風沒有了,雨沒有了,甚至連晴天也沒有了,而我也要回家了。

蘇軾四十四歲時,被人誣陷愚弄朝廷,並且時常寫一些諷刺朝廷的詩文,因而得罪朝中政要而被逮捕入獄。
在獄中,他受到嚴刑峻罰,自以為命危旦夕,於是寫了兩首訣別詩給他最親愛的弟弟。
神宗皇帝憐惜他是個難得的才子,不忍心讓他平白死去,就命令臣子再重新調查這件案子。審辦的結果,蘇軾被貶謫到湖北,結束了一百三十天最悲慘的獄中生活。

《定風波》正說明了經歷了大悲大喜的淬煉後,東坡能坦然面對生命的風雨.

邱老師教字,同時也教我們賞詩吟詞,無形中我們也潛移默化了文人氣息.

只可惜個人資質魯鈍,常辜負老師的美意和用心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ppyfenna 的頭像
happyfenna

FLY FLY

happyf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